五大时尚奢侈品博物馆 建筑师都做了什么?

来源:中国设计在线    时间:2021-03-10    站内收藏

人类的博物馆就像一个活着的墓志铭。

       “博物馆者,非古董者之墓地,乃活思想之育种场”——古德

Channel

几年前,时尚界的大魔王老佛爷Karl Lagerfeld和建筑界的女魔头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曾携手做过一个由1752块钢板连接而成全球移动的博物馆,从香港出发、经东京、纽约、莫斯科、伦敦最后回到巴黎。如果你问,这是博物馆? 毫无疑问,回答当然是:它是的。

1 (1)

Karl Lagerfeld曾在2007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首次展示上说:“哈迪德是第一位能够舍弃“后包豪斯”主流审美观的建筑师。她的设计就像伟大的诗篇,她的想象力无穷无尽。”在建筑界,她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石锤。

1 (2)

Zaha Hadid设计的香奈儿移动艺术馆灵感来自Chanel的标志性作品之一,缝袋,并通过自然组织系统构想而成。香奈儿以最上乘的纺织品和精致的细节而著称。为了寻求精致,动态和流动的空间,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在过去的30年中通过将自然和人为系统进行严格的整合以及对尖端技术的试验。

现代人的架构是直观、激进、国际化和动态的,关注的是建造能够唤起原始体验的建筑,这种奇特和新颖性勾起了很多人对未来的好奇与窥探之心。这个移动艺术馆遵循了这些灵感原则。

1 (3)

这种雕塑感的建筑体系结构通过数字建模工具得以蓬勃发展,这些工具通过连续的流动性技术扩大了设计过程。Zaha Hadid曾详细解释了这一过程,“数字影像软件和构造技术的复杂性和技术进步使Mobile Art Pavilion的架构成为可能。它是一种流动性和自然性的建筑语言,它受到新的数字设计和制造工艺的推动,使我们能够创建展馆的完全有机的形式,而不是延续20世纪工业建筑的一系列重复顺序。”即便是现在,这种方式也依然很新很适用。

1 (4)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在为香奈儿(Chanel)创建移动艺术馆时,已将自然系统的流体几何形状发展成为一个流畅,动态的连续空间。

Musée Yves Saint Lauren

博物馆特点是一种类似蕾丝的红砖立面以及一种由高级时装夹克衬里所启发的内部空间。建筑师Karl Fournier和Olivier Marty说,红砖的外立面设计更像是织物的编织效果。所以当传统的摩洛哥和现代的设计碰撞时,设计师用红砖这个贴近本土的色彩与材质瞬间建立了二者之间最恰当的链接。

1 (5)

为了纪念传奇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的杰出贡献,这座4000平方米的展览馆是非洲的第一个时尚博物馆。建筑中有永久展厅与临时展厅,还有藏书超过6000册的图书馆、一个150座的礼堂、书店,以及露天咖啡厅。另外,博物馆中还有档案室和实验室,主要用于高级衣物的收藏与保养,高级定制的配饰和绘画属于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基金会。

1 (6)

建筑外观采用赤陶砖砌体,使人们回忆起织物的经纬密度,形成具有肌理感的立面效果,并且还采用了弯曲和有棱角的的大地色水磨石,法国建筑师说这种设计方法参考了“Yves Saint Laurent先生精致而大胆的设计作品”。

1 (7)

除了永久性和临时性展览外,这里还设有图书馆和礼堂,用于知识共享。建筑整体结合了充足的曲线。砖砌外墙的造型生动活泼,凸出了编织效果。

LVMH Museum

2014年落成,由建筑师 Frank Gehry设计这座笼罩在玻璃云之中的宏伟建筑坐落于巴黎西边的布洛涅森林公园,形似降落在地球上的来自未来的宇宙飞船,路易威登集团(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65岁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与Gehry 都希望这座建筑为文化遗产做出积极的贡献。Louis Vuitton 基金会把 Gehry 的数字化取向带到了新的高度:Gehry工作室的400多人参与了该建筑 3D数字模型的网上工程;组成建筑物表面的 3600块玻璃板和 19000块水泥板是由工业机器人模拟并铸造。

1 (9)

Gehry 说这个玻璃结构与 19世纪的玻璃温室建筑相呼应。但他还加入了他一直很着迷的海洋意象。他把这个包含着画廊空间的矩形块称为“冰山”。这是一家纯粹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用来展示路易威登基金会收藏 的20世纪和21世纪法国和海外艺术家的作品。

博物馆占地 11700平米,内设 11个画廊,和一个演奏厅,用于举办音乐会表演艺术活动。从博物馆的天台上,可以暸望四周绿树成荫的公园,也可俯瞰巴黎全景。

1 (10)

Frank Gehry为让大众看到该座森林,特别建成为玻璃宫殿,这样参观者去看展览时,便可同时欣赏到巴黎难得的大自然景色。

Musée Atelier Audemars Piguet

由BIG 建筑事务所为世界三大名表品牌「爱彼」(Audemars Piguet)所设计的Musée Atelier Audemars Piguet于2020年6月开放,坐落在公司两座19世纪建筑物之间的草丘上,就像是一座过去与未来之间的桥梁。

1 (11)

展馆的内部总面积为26,910平方英尺,被设计成线圈状,源于表簧。Bjarke Ingels说:“螺旋形是一种极其简单的布局,但却将形式和内容巧妙地联系在一起。”这种建筑组合兼具前瞻性,象征着与传统的融合。是爱彼精湛工艺的核心,同时也彰显着其深深扎根于瓦勒·德·乔的起源。

1 (12)

BIG的高概念螺旋线从地面无缝升起,为工艺和设计的杰作提供了原始的环境,这个作品扎根在瑞士汝拉山脉的偏僻山谷中。建筑师Bjarke Ingels有他自己的看法:“我们必须谨慎行事,因为这就像在两个朋友之间带来了一个令人讨厌的新人一样。”的确要做到这样确实很难。

螺旋设计旨在完美融合周围的景观。地板遵循不同的倾斜度,以适应土地的自然坡度,并为博物馆内部布局延伸到线性连续空间体验提供了基础。在内部,弯曲的玻璃墙朝着螺旋的中心顺时针收敛,然后朝相反的方向移动:置身其中像穿越钟表的弹簧一样穿过建筑物。

1 (13)

由BIG设计并由瑞士建筑事务所CCHE实现的Musée Atelier螺旋建筑无缝地竖立在曲面玻璃结构的墙壁上。这是工程和设计的壮举,它是在这种高度下建造的同类建筑中的第一个。弧形玻璃窗完全支撑了钢质屋顶,而黄铜网沿外表面延伸以调节光线和温度。绿色屋顶还有助于调节温度,同时吸收水分。

Armani / Silos

2015年4月30日,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在米兰的Bergognone 40大街开设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博物馆Armani / Silos,以纪念40年来的经历。最初,这是雀巢的谷物粮仓,建于1950年,占地4500平方米,分布在四个楼层。

1 (14)

这种简单的结构最初是20世纪50年代的粮仓,他将博物馆命名为Armani / Silos(筒仓),Giorgio Armani说:“我决定将其命名为筒仓,因为这座建筑曾经用来储存食物,这当然是生命所必需。对于我来说们就一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食物一样”。

建筑师是日本的安藤忠雄,这是他极简主义的又一证明。该结构的正面是多面混凝土,顶部是一排玻璃带,静静而自信地坐落在一排参天大树的后面。它以其白色建筑而著称,其立面的重复形式来自树木和绿树成荫的树篱,而绿篱依循建筑物的轮廓。瞥见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的世界:梦想是一种经久不衰的永恒美学。

在创建新空间时,Armani和安藤忠雄决定保留该场所的原始形状,并将其与原始功能紧密联系在一起。

1 (18)

对简单性的追求,消除了不必要的装饰和多余的一切,再加上对规则几何形状的偏爱和对均匀性的渴望,已经产生了基于秩序和严谨规则的清醒而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对实际需求的合理回应,空间显示出对原始建筑的尊重。通过保留建筑物不寻常的既定形式,回想起蜂巢,勤劳的隐喻,展览空间的翻新增强了设计的审美和创造力。

1 (17)

与原始外观不同的是,在立面的上部插入了一系列的窗户,仿佛想起了环绕该建筑高层的皇冠。内部空间让人联想到大教堂的布局方案,中央有一个孔,楼梯从该孔开始,被每层楼的房间忽略,分为两个过道,空间非常宽敞且规则。这个博物馆像Armani说的那样:“充满神秘和诱人魅力的雌雄同体风格”。

本文来源:中国设计在线

上一篇:返回列表
作者:cdo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